励志被削成人棍

这里希子莫提,一个懒癌晚期的破画画的。偶尔会写一些自己都看不懂的东西......随缘就好√

混的圈子很多很杂。反正大本命卢恰√,伊厨一个(左位右位不要紧,只要是他们就好)。

如果是魔道渣反天官的小可爱们来玩的话(怎么听着像老鸨说话)随时恭候啊√

一般我脾气挺好的【佛系√】但麻烦不要动老子的亲友:)

欢迎来找我玩啊。企鹅号:2889410742

ABO设,一趟假车;严重ooc;写着玩

  “下去。”

    “我不。”弗拉淡淡道。

    卢西看了一眼赖在马车上不走的家伙撇开了头“那随意好了。原来联姻这种事能还买一送一的么,便宜不死那个肌肉变态呢。”

    弗拉维奥一改原先那种叫卢西不舒服的做作,只是一身祭服,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安安静静地坐在侧手。是的,做作。卢西不能明白一个Alpha为什么要那么在意皮肤,香水,唇釉反正一大堆奇奇怪怪的,自己名字都叫不全的东西。比如在鞋垫里喷香水之类。

    没有人接话。一时间还算宽敞的马车里充斥着弗拉那种泛着些苦味的的信息素。卢西被这味道激的有些坐不住了。他一向不喜欢这种味道,太苦,若但是苦就算了,偏偏这薄情寡欲的苦味落在弗拉维奥这种情种身上。

    卢西无所事事的开始神游,却没有发现马车不知何时停了下来,四周已是没了人声。

    “到了。”弗拉维奥摘下帽子,搁在指尖上转了几圈,转而站了起来。

    “嗯?”什么到了?到哪儿了?卢西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便被弗拉掐住肩头,堵住了口舌。什么玩意!卢西刚想反抗一下却又把自己这个想法压了下去。不知是处于什么原因,他抬起了头,迎合着弗拉维奥这种自上而下的,欺压的姿态。

    意识到卢西安诺在回应自己的吻,弗拉忽然怒了,把对方一把推开,“你!”弗拉维奥的话戛然而止。不怪他,卢西像是自暴自弃一般,褪下一只鞋子,白色的羊毛短袜勾勒出一只小巧的,一看就知道是平日里娇生惯养,足不点地的家伙的脚。偏偏这脚的主人勾出一抹欠削的笑容,刚刚被吮吸过的唇瓣泛着水光,像是抹了层胭脂。卢西又蜷缩了几下脚趾,一副求艹的媚态。

    “我说,弗拉维奥,你有病吗?请你用那颗一年三百六十天无时无刻不在发情的脑袋思考一下在这里上了我,大将军爱因斯的未婚妻,一个被没有标记过的Omega,之后会发生什么。OK?”

    嘴里面是一套说辞,脚却闲不住,反复在对方的两条小腿之间摩擦着。

    “你说,你没有被标记过。”弗拉维奥脸色暗的可怕,一把抓住那只不安分的脚,不小心,也许是故意的,没控制的好力道,叫卢西痛的不由自主地用另一只脚狠狠踢过去。

    “妈的!弗拉维奥,不要给你脸不要脸,松手!”

    弗拉维奥仿佛魔怔了一般,完全没有在听。“你说你没有被标记过”他欺身上前,把卢西堵死在角落里,嘴唇有意无意的擦过耳垂上细小的绒毛,“一边说着不要,一边又在勾勾搭搭。嗯?真贱。”

    虽然不知道弗拉维奥到底在发什么疯,知道再这样下去要坏事,但卢西却不愿,不想,不肯离开。心脏就好像被人用锤子一下一下地击打,整个心房都在发颤儿。

    上帝......阻止我......

    “如果没有被标记过,这是什么?”弗拉忽然笑了松开了掐着小腿的手,紧接着一把卡住卢西的脖子,中指的指甲缓缓地刮擦着那一小块看似与常人无异的腺体。“什么时候,谁咬的?”

    “与你何干!”卢西完全没想到弗拉维奥会突然松手,更没有想到后劲这种禁区会被人随意闯入。于是没了束缚的腿一使劲就向着某处踢去,好一记断子绝孙脚(bu)。

    说实话,卢西在意识到自己踢向何处的一瞬间有点想把脚砍了。


评论
热度(17)

© 励志被削成人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