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被削成人棍

这里希子莫提,一个懒癌晚期的破画画的。偶尔会写一些自己都看不懂的东西......随缘就好√

混的圈子很多很杂。反正大本命卢恰√,伊厨一个(左位右位不要紧,只要是他们就好)。

如果是魔道渣反天官的小可爱们来玩的话(怎么听着像老鸨说话)随时恭候啊√

一般我脾气挺好的【佛系√】但麻烦不要动老子的亲友:)

欢迎来找我玩啊。企鹅号:2889410742

 《欲》――第二章
主笔:      烟濯      @道友可听过春山恨 
修改更正:朽木QVQ     @朽木QVQ 
*部分私设、原创小说如有雷同纯属偶然
  
      酒吧离学校不远,严洵住不住校都无所谓反正也没人能管到他,于是二楼独占了一间客房安顿好。
       他不急着下楼,摊坐在床上。酒吧楼板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隐约可以听到人声喧嚣。
       “严洵啊,我觉得你应该找个人照顾你了。”王研的话像一转复读机一样,不断地重复播放。严询气的想捶自己的头。找一个alpha?
       才不!绝对,绝对不要!
       该死的!严洵站起身又重新把自己扔进了沙发座里,扣着纸牌的一角。
       楼下的打击乐震得地板嗡嗡作响。连带着严洵本人都在抖抖抖...
      莫追吾明显没有放弃搭话的意思,点了一杯血腥玛丽后晃着晃着又晃了回来,莞尔一笑“这里有人么?”他指了指王研右侧的高脚凳。
       王研,一个父母口中近乎完美的“别人家的孩子”,自打跟着严洵开始鬼混后,成了这家对顾客完全没有门槛的酒吧的常客。也正是因为他是常客,姿色姣好的Omega,beta,甚至是alpha都不来烦这个洁癖——谁不知道他是酒吧少主人,严洵,(带来)的人。
       好吧,这并不是主要原因。因为两人的关系怎么看都完全暧昧不起来(划重点)。也的确有把他当成情场猎物的人来拨撩过,但几乎无一例外地,被他笑着,温文尔雅的打发走。少部分没有走的人往往结局是被王研身后的严洵,完全收不住的大气压给吓走的。
       作为一个颇有被勾搭的经验的老手(bu),连续被找上门两次,王研忍不住挑眉笑道“有人,不过他一时半会不会下来。小姐可要落座?”
       这句“小姐”的确是调笑。凭借信息素完全可以分辨出莫追吾的性别。但是这调笑不但不过分,反而还有种诡异的恰到好处的感觉。
      “位子留给阿洵的?”莫追吾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对方笑意下的疏离,直接坐在了为严洵预留的凳子上“他一来我就走。你好,我叫莫追吾,九班的那个文科生,严洵的同学。”
      刚刚只是匆匆瞥了一眼王研便觉得这个小Omega很……可爱,但现在真的一下拉到眼前来的近距离让王研意识到那种面容完全不能用可爱来一言以蔽。简直......尤物,适合用链子锁起来,关在金笼子里,养做宠物的那种Omega。
      王研无端的有些烦躁起来,他几乎不敢直视这个话有些多,从坐下来就开始喋喋不休地Omega的眼瞳。分明在这种迷离的光影之下根本看不清的眼瞳!
       md...该死的。严洵是个性冷淡这点众人皆知。但没有人说过性冷淡会传染吧!!
      这种想逃离,避之不及的态度是什么情况?!
       王研绷着一张笑脸,有一句没一句地与之搭话。王研第一次觉得严洵实在是太磨蹭了。
       刚这么想着,严洵他人便来了。
       似乎从来没人教过严洵本人就算是自己的地盘,酒吧这种地方还是不适合刚洗完澡,套着一件黑衬衫配沙滩裤加上人字拖,就直接露面的。特别是Omega。
       严洵刚向王研那里招了招手就听一声不算大声,但足够周围一圈人听清的口哨声。
      ......
      刚刚,吹哨的人......
      严洵的脸以可见的速度黑了......黑了......冒黑气了!!黑气实体化了!!快跑!!(朽:这段神么鬼……)
      这声口哨的始作俑者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猛地跳了起来,冲严洵开始疯狂挥手。“阿洵!!过来坐!!”

      王研不做声,望了一眼半个身子都爬到桌台上的莫追吾,忽然觉得自己眉心开始隐隐作痛。

——————

  
      朽:下一期又到我了……好累,还要填其他的坑…… 
 
 
 


评论
热度(4)
  1. 朽木QVQ励志被削成人棍 转载了此文字
    下一章是我嗒!!

© 励志被削成人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