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被削成人棍

这里希子莫提,一个懒癌晚期的破画画的。偶尔会写一些自己都看不懂的东西......随缘就好√

混的圈子很多很杂。反正大本命卢恰√,伊厨一个(左位右位不要紧,只要是他们就好)。

如果是魔道渣反天官的小可爱们来玩的话(怎么听着像老鸨说话)随时恭候啊√

一般我脾气挺好的【佛系√】但麻烦不要动老子的亲友:)

欢迎来找我玩啊。企鹅号:2889410742

【冰九】(第一人称!)

 九妹



也许......死对于我而言更像是一种解脱。

    认命?我以前从来没有过如此想法。我,不服!我命由我不由天!

    所以,我宁可放弃一切自尊,堆起满脸的讨好,匍匐到泥土里去乞讨,为的是不被那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切了四肢。我不能被切!我有自己的愿望!我想......

    我有什么资格去想那个女孩?

    那个从小锦衣玉食长大的女孩,她会牵着她哥哥的袍角笑的刺眼。

    刺眼。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居然会觉得那儿时梦中的笑容刺眼。也许是被他哥哥买回家?也许是被那个变态一遍一遍地用各种手法侮辱之后。

    那个女孩。那个都不懂的女孩,她居然要和我成亲。

    当晚,我又被他的哥哥绑在了书房。为什么要害了那个女孩?为什么要让我娶她?!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被针扎过的地方,双肩,十指,乳头,小腹,大腿......真的的好痛。好痛......

    我杀了他们。一个不留。

    是的,我杀了那个会远远地冲我招手,大喊小九的那个女孩。她,死了。

    可笑。

    世间没有一个人可以信任。我以为我早在被无数人白眼相视,,连踢带骂着小乞丐时就明白了。但我又错了。就像当初被卖时觉得那个男人是好人一样错得离谱。因为当时,我还有一个会用身体护着我的七哥可以信任。

    是的,我错了。那个七哥再也没有回来过。

    我恨他。我也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的恨意。那个爬上来的,满身泥水的小畜生。

      凭什么?!凭什么同为孤儿,他,洛冰河,他可以被眼高于晴天的柳清歌一眼看中,他可以在最好的年岁修炼,他可以遇到一个对他视如己出的母亲,而没有被人贩子,被一群变态踩在地上玩弄?!

    我不是个好人。从来不是。就算曾经善良过,那份善良也在长期的营养不良下被撕了果腹。

    我,要让自己经历过的一切痛苦在他身上重演!

    我,做不到。

    太像。真的太像。

    当年的自己也是在摸爬滚打,费尽心思的讨好他人。为什么要讨好?为了变强,为了踩在那些曾经不可一世的脑袋上!踩!踩!踩!踩得鲜血四溅!踩得他们魂飞魄散!!

    我在那个小畜生眼里读到了一样的情愫。

    该死的相像!

    我冷笑,一杯热茶泼下。我,可从没答应过自己会善待一个天分更高,资质更好,甚至运气都在我之上的“沈九”。

 

    一杯热茶泼下。

    “师尊,弟子的礼尚往来。”

    命这种东西,改不了,打不破。回想起来,当初的想法简直可笑至极。

    可笑!!我的整个人生就是个笑话!!

    为什么,在杀了秋府的所有人之后还会对那个女孩留有念想?甚至......不想反抗。我毁了她的一生,那么,如今被指认就当是还债吧。

    若是小畜生没有碰那个女孩。

    ......

    若是小畜生没有碰,那又如何?我说过,那个女孩死了。早在当年秋府。

    我这种人惜命。换一个直接点的说法,我怕死。怕到宁可被切下四肢,变成儿时最害怕的结局都不愿去死。在最痛的时候我想清楚了。

    我发现自己活下去的动力唯有那个朦胧的,傻乎乎的,总是要不到铜子的孩子。小七...

    他忘了我吧。他现在一定过得很好,比我好。

    我善妒,就是这样完全没有依据的猜测我都忍不住去妒忌。我恨。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当年没有来找我啊啊啊啊啊......

    小畜生又来了。

    他在戳破我耳膜前说了一句话。

    我的好师尊啊,你的小七,岳七,岳峰主死了。

    ......

    哈,哈哈哈哈哈哈!!骗人!骗人!!都是骗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怎么还不死?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真的的好痛。好痛......



————————

冰哥




  我是一个被所有人抛弃的人。

   所有人,说出来也许只会被某个人渣唾弃一句做作。

    可笑啊,我,坐拥两界美人,万人之上,居然会承认自己的孤独。

    不是那种高处不胜寒的孤独,倒不如说我从来没有真正的...被人爱过。

    我从来不缺女人。从来不缺女人爱。我从来没有否认过这一点。但,那种毫无挑战性的爱,廉价,甚至有些不屑——她们,爱的,真的是我?还是说随便换一个人坐到我现在的位置上,她们同样也会麻溜地洗干净往床上爬?

    所以说啊,越是难以弄到手的东西越是珍贵。呵,男人,果然都是贱。

    在意识到自己怎么都对沈九下不去手的时候我就明白了。

    也许是在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我身上吧,炽热的,向往的,羡慕的,赞赏的,哪怕是敌视都带着无法磨灭的仰望。唯独那一个人。带着蔑视地随意一撇,唇齿微张,道出一句小畜生。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你可以对柳清歌恶语相向,你可以冲婴婴莞尔一笑,你可以在明矾面前当一个好师尊,你可以给自己戴上那么多张面皮,唯独我!唯独!我!一人!无论如何只能收到那种厌恶的一撇。

    一撇。这个人连多看我一秒都会恶心吗?

    如果说这个人他只是恶心我,那么我绝对会个他一个痛快的死法。但为什么?为什么把我推下去的时候会露出那种神色?

    我一直期望着。在我蹲在烂泥堆里挖土时与那个高处的神一般的人对上眼时就期望了。我想,让他的眼睛,只盯着我一人。

    然后?一杯热茶,浇灭了一切。

    那个神,完全没有掩饰过自己的厌恶。你可知?一个人朝阳的那面有多明艳,那么背光的那面就有多阴暗。

    那个神,给我留的,只有恶意。

    但为什么?为什么推我下去时不杀了我?沈九,杀那个时候的我绝对是易如反掌吧。为什么?为什么你会手抖?为什么那么近的距离你会捅歪?为什么?!!为什么那是你眼中居然还会有惋惜?悔恨?!

    你,到底在后悔什么?

    你,到底在想什么?

    为什么,你的眼睛终于望向我了,终于不满含着嫉妒了的时候,会有一丝落寞?

    沈清秋!!你告诉我啊!!你既然不想杀我为何要如此恨我?!为何要推我下去?!

    我!要不是为了救你!为了救我的神,我又怎会暴露自己的血统?到那时,我只会少一个恨我入骨的敌人!!

    还是说。一切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惋惜?后悔?因为没能当场捅死我。

    重伤后再扔下悬崖,只是希望我在下面慢慢感受死亡带来的恐惧吧......

    知道我怎么上来的吗?好师尊啊,都是对你的恨才支持我走到这一步的啊。

    我要让你看着我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只看着我一个人。怨毒?不要紧,我不介意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到底有什么感情,我只想,让他的眼睛,只盯着我一人。

    沈九啊。为什么,像你这样人渣败类,哪怕是被肏到恸哭晕厥,哪怕是被撕扯掉四肢,哪怕是把最不堪的记忆翻出来一遍一遍重来。你,沈九,你就是不肯骗我,告诉我,你后悔当年推我下去呢?

    凭什么!!!一把破剑!!一个死人!可以抓住我努力了一生都抓不住的目光?!

    沈清秋,你在后悔什么?你在绝望什么?

    难道,撑着你活下去的不是对我的恨吗?不公平,这不公平!!当年我可是靠着恨你才活下来的!你!凭什么不恨我!!

    得不到你。沈清秋,我懂了,我得不到你的。那么你也别想过得好。想死?我告诉你,没门。

    我是一个被抛弃的人。我就是一个小丑。我只有靠着自己都厌恶的手段才能留住那个人的目光



评论(5)
热度(63)

© 励志被削成人棍 | Powered by LOFTER